fbpx

染髮教我的事

「人不就是這樣,有的想變沒有,沒有的又想要有」

染髮教我的事——by Sandy Chang

第一次染頭髮。
設計師完成上色後過了一段時間開口跟我說:你的頭髮不容易過色。

那時候的我還不懂染髮也沒多想,有一段時間都以為自己的頭髮不容易過色,直到較有經驗以後才發現不全然是這樣⋯⋯

第一次開啟了對色彩豐富的想像力。

剛進斐瑟時看到很多染髮的樣子與方式,很多漂頭髮、色彩變化豐富,有些漸層混色甚至無法看出怎麼分區分隔的,很多色彩合在一起就是很好看很耐看。

這讓我很感興趣很想深入研究摸索,在內部各科系統教育課程選擇科目時,機乎沒什麼猶豫就加入了染髮師資,有了更多機會接觸也逐漸跟染髮混的比較熟⋯⋯

第一次覺得可以實現想接觸教育的想法。
後來公司準備培育學院師資,我不加思索立馬加入。
開始認真接觸了染髮理論,正視知識原理的重要性。

才真正誠實的面對自己:之前調色時多半憑感覺。結果不如預期時也不太確定是哪裡出了問題?只能藉由一次次的成功或失敗來累積參考經驗。

但畢竟每個人原本的條件就都不同,又不太確定結果是什麼,常常會傾向選擇保守或較有把握的設計建議,可參考的經驗範圍就相對變窄⋯⋯

後來花了好多時間整理,反覆思考了無數次。想盡辦法讓自己能理解,並且對應人的條件與實務連結活用而不是死背理論。

好奇染膏的顏色?不同深淺、冷暖色調加在一起的反應?在不同的頭髮裡的變化?試色、蒐集很多的頭髮、做不同底色,一再實驗,想看看有多少可能性?
反覆印證理論與真實反應間的關係,覺得好玩膽子也愈來愈大。

因爲這樣的學習過程,也不斷嘗試想找到能讓別人更容易理解的方式來傳遞,到現在都還在繼續摸索⋯⋯

現在,漂頭髮像家常便飯一樣,五顏六色在頭上也很自然,在變老的過程中很討厭的爺爺白奶奶灰是一種流行,只要放在對的位置、顏色配的好就會受歡迎。

人不就是這樣,有的想變沒有,沒有的又想要有,髮質?從怕到不怕。

只要願意試都染的出來,甚至造型品塗一塗,加上矯色洗彩色護,連補色都省了。現在的結構式護髮也蔚為風行。

產品愈來愈聰明,科技愈來愈發達,髮型設計師開心方便之餘就可以有更多的思考⋯⋯

覺得很棒但常提醒自己不能就此依賴,要善用各種商品特性創造更多元的創作與更多重角度為消費者設想,讓自己的能力進化而不是因科技進展而退化。

剛染好那一刻的美麗會隨著時間氧化及髮型改變不斷變化,這是染髮不可避免也最迷人的地方。

所以不僅要設計進色,設計褪色過程更是有趣。
就好像必需接受某些事物的定律,再從中找到應變方法,不斷的突破調整,藉由這些過程讓自己成長。

直接做一次永遠比坐在那裡想半天來的強大。
沈浸在其中有時也跳開來看。

發現透過愈多次與更多人的交流與分享過程,所知的範圍與回饋就更大。
發現愈是把知道的告訴別人愈能獲得更多,挑戰更多的未知,引發自己沒想過的思考。

染髮,真的教會我很多事,還在學習中⋯
非常感謝!

——文章出處 2017.02《Top Art Hair Magazine Asia Pacific 亞太版造藝髮型誌》

更多關於 Sandy Chang:

發表迴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