fbpx

「能不能重回良善循環,考驗掌權者的道德觀。」

禮讓——BY 明倫

孔融讓梨的故事不知道還在不在現代課本裡,無網路時代的人和資訊爆炸時代的人,對於這個故事不知是否褒貶不一?

「禮讓」從小被教育為美德,即使當時不甚理解含義也曾禮讓過,只為獲得讚賞。
相似道德觀總是以各種形式提醒我們是非對錯,小時候電視劇的偉人傳記到現在的拯救世界英雄片,都描述種種可以選擇不做,但道義上該做的價值觀。

法律、道德觀都約束人性,讓人能夠一起生活,在慾望無限大的人性裡,物資永遠不足,法律規範我們不能搶奪、詐取他人物資,道德告訴我們共有物資不可獨善其身,要替別人著想。

或許世上真有烏托邦,但在實現前假如把紅綠燈拆掉,初期可能大家害怕而小心翼翼開車也互相禮讓,習慣後會不會讓懂禮讓的人永遠無法前進呢?

道德約束力的強弱,在於好人不沈默,當沒道德觀的人比有道德觀的人多時,團體價值觀的崩壞便難以挽回,但人性總會迴避衝突,事不關己時,通常不會出言制止,甚至關己時也選擇吞忍,而這也是崩壞的開端。

假如法律、道德失去約束力,人人以本能相處,嗓門大、拳頭大、會組織的人能掌控資源,那人跟人之間就沒了信任與合作。
堅守道德觀也需屏除八股,時代轉變團體價值觀早已不同,以德報怨不見得能感化人心,做好人不該期望周遭都是好人,公道自在人心是消極的想像。

禮尚往來的禮讓、對有道德的人禮讓形成良好循環,對本位主義的人禮讓,只會塑造本位主義的團體,當團體已失去道德約束,就需要更極權的法律來規範,能不能重回良善循環,考驗掌權者的道德觀。

禮讓別人當下得到的東西變少,本位主義有多少資源拿多少,但五年、十年過去,時間會讓你身邊留下跟你相同的人,就看你想要過著提防人的生活還是信任人的生活了。

發表迴響